代刷

您的位置 首页 时事直通

逝者|艾滋病研究开拓者曾毅院士:用一生和危险病毒交手

著名病毒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原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院长,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北京工业大学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7月13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 …

逝者|艾滋病研究开拓者曾毅院士:用一生和危险病毒交手插图

著名病毒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原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院长,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北京工业大学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7月13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

如果说一个人生命中最大的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强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的使命。那么,曾毅是幸运的。

他常说,研究病毒是他的职责,越严重、越危险的,更要好好研究。

作为我国艾滋病研究开拓者,他分离到中国第一个艾滋病病毒,培养中国第一批艾滋病研究学者,耄耋之年仍为艾滋病防治奔波。

作为国内最早研究肿瘤病毒的科学家,他成功发现EB病毒与鼻咽癌的关系,大幅提高鼻咽癌早期诊断率,挽救众多病人生命。

有人说,他是和魔鬼交手的人。

艾滋病病毒、肿瘤病毒,曾毅一生都在和危险病毒打交道。

与疾病缠斗几个春秋后,在一个夏天的早晨,他未竟的事业、未完成的研究,画上了休止符。

他的呼吸在7月13日7时02分停止。

“但他孜孜不倦治学的精神,会激励着我们,激励更多科研工作者前行。”他的学生、中国疾控中心艾滋病首席专家邵一鸣说。

几进几出ICU,邵一鸣以为老师这次也能挺过来。

自从几年前因急性肾衰竭住进医院,曾毅身体大不如前,靠一周一次的透析度日。身体好些,他就回家待一阵子,去年下半年开始,就离不开医院了。

头发灰白,脸颊因为浮肿微微隆起,他的衰老有迹可循,但并不“服众”。

“这些年,我到国外过海关的时候,有时海关工作人员低头瞧瞧护照,再抬头看看我的相貌,然后问我到底多少岁了?不少人都觉得我也就六十多。”他向很多人说起这件趣事。

但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2012年,83岁的曾毅给中国疾控中心病毒所研究人员做报告时感慨,“我要做的研究还有很多很多,要用生命里剩余的宝贵时间,尽量多地完成一些工作”。

这样的紧迫感一直围绕着他。去年,91岁的曾毅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起对未来的期待:我的计划是做出鼻咽癌疫苗,希望身体能允许我完成自己的计划。

病床前,曾毅说的最多的还是学术研究,是中国疾病预防。

“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他都没有放弃对学术的追求。每次去医院看他,他总在看书。和我们聊天,谈的也全是工作。”老同事、中国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首席专家武桂珍知道,这位曾经的老所长,对病毒所还有很多期许。

他还惦记着“一块牌子”。早年间,曾毅曾担任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院长。2002年,国家层面决定在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等机构基础上组建中国疾控中心,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不复存在。

这次“摘牌”让他懊悔不已。“疾病预防离不开科研,牌子拿下去了,整个队伍都受影响。”每次探望,曾毅总要和武桂珍提起这件事,语气急切,“这是他一生的痛。”

邵一鸣回忆,去年初,在曾毅的召集下,“我们起草了一份关于在中国疾控中心恢复预防医学科学院建制的建议,请曾老师、中疾控的几位院士和几位专家联合署名,提交了上去”。病床前,曾毅在建议书上第一个签下自己名字。

攻关多年尚未成功的艾滋病疫苗、鼻咽癌疫苗,也让他割舍不下。

但来不及了。

这一次,ICU没有传来好消息。

“分离中国第一个艾滋病病毒毒株的人走了。”曾毅逝世的消息公布后,媒体以这样的标题缅怀他。

这也是他最为公众所知的学术成就–作为中国艾滋病研究的开拓者,他分离到中国第一个艾滋病病毒。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羊毛党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ygu.net/n-ew-51333.html

代刷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h9910@qq.com

返回顶部